欢迎访问

手机最快看开码结果

宋人不写唐诗 元人不学宋词 [原创]

2019-08-10    

  1、唐后世的一些文学理论家认为,诗歌有其自己独特的艺术特征,诗歌独特的韵味产生于意象和意境。韵味的美妙取决与意象和意境的组合,议论不是诗歌的艺术特征。诗人是营造意境的别才,他们对这种意象和意境有特别的“妙悟”,诗人是“别才”。他们举例说,同样在文学艺术上取得重大成就的文人,韩愈作诗不如孟浩然的道理,是因为孟浩然是善用营造意境的“别才”,而韩愈不是。所以孟浩然是诗人,韩愈是散文家(严羽《沧浪诗话》。这说明在我们很久以前的前辈就已经知道唐诗和宋诗的高下,并且从理论上阐明了差异的缘由。现代人鲁迅看来也大体同意这样观点,因为他曾经说过,我以为好诗在唐时候已经写完(大意)。

  2、宋诗缺少唐诗那种丰富隽永的审美趣味,往往以文字为诗、以议论为诗、以才学为诗,但宋人是非常崇拜唐诗的。在文学史上,是宋人第一个将唐诗高高举起,伟大的杜甫是宋人发现并挖掘,宋人将它与李白并列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高峰。他们的眼光经得起千年历史考验,得到全民族的一致认可,这说明他们于唐诗是知音和行家。并非宋人不写“唐”诗,他们努力过,但最后发现唐诗对他们而言实在是高山仰止,无法超越,最后知难而退。宋人在唐诗之外的词找到新的矿藏,把唐诗的做法和原来粗鄙的词结合起来,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使自己成为词的集大成者。我们要承认宋人很聪明,118心水主论坛。因为宋词同样让后来人高山仰止。

  3、《诗经》是中国诗歌的第一座伟大高峰。唐诗是第二个伟大高峰。今天出现的、正在发展中的现代诗歌最有希望成为第三个伟大高峰。文化发展和所有事物发展一样有一个渐变过程。从艺术上说,同为唐诗,初唐四杰和李杜之间差异就很明显。唐词和宋词、宋曲和元曲之间差异就更不必说了。新诗体出现并非横空出世,它一定从旧诗体发展变化而来。在这过程中,新的吸收了旧的精髓,然后发展壮大了自己;旧的为新的提供了自己养分,并作为陪练站完了最后一班岗后,光荣地退而不休。现在的问题是:新体诗成熟了吗?这个来源于外语(主要是西方)形式的诗歌要成为中国本土的第三个诗歌高峰,目前也许他们还在学习、发育成长阶段?

  4、诗歌是语言艺术,但从形式上不同于其他文学体裁,它是韵文艺术。所以编辑中它竖排是诗歌,横排依然是诗歌。现在新诗歌中大量出现并获奖的所谓“咆哮体”、“梨花体”、甚至将散文、议论文按句竖排冒充诗歌、流行歌曲的歌词和民歌歌词被排斥在主流诗歌以外等等现象告诉我们,旧体诗歌还没有到光荣退休的时候。最好和最有力的例子就是,举世公认是中国现代最有成就的诗人,他所有诗歌的成就都体现在旧体诗词上。

  5、抛开无可厚非的欣赏、把玩古董的角度来说,旧体诗词有否生命力关键取决能够适应新时代的发展,让现代人读懂、欣赏,感同身受。“用进废退”大概也是事物发展的一个规律。从这个角度说,楼主批评得对,新韵比旧韵更妥,新词比旧词更近,病态美应该坚决抛弃,多写现实生活题材。至于格律,因为是旧体诗词的特色,并非一无是处,且于新诗来说也不是毫无借鉴之处,是固守、是松绑、是放弃、是改造、还是顺其自然,非一言可以定夺者。

  6、世上所有的事物,该死的一定死去,该生的一定新生。死去的并非一无是处甚至罪不可赦;新生的也并非天外来物,横空出世,永垂不朽。畏天命,说的是尊重事物发展自然规律,顺其自然,人不能胜天。中庸,说的是承认这世界上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无法预知的东西,或者表面上看似知道、其实未必知道,表面上好像抓住了关键、其实还有更关键所在,所以要“活到老,学到老”,保持谨慎态度,不可偏激偏废。

  文学批评是要有的,但又不能全盘否认前人,任何发展都不是偶然的孤芳自赏,有继承才有创新。唐人写词的不少,包括李白、白居易也写词。宋人虽不写唐诗,但是写宋诗,范仲淹、苏东坡、王安石都写诗,而且写得很好。元人不写宋词,但元曲本身就是由宋词演化而来,也是词的一种延续。诗人和此人之间没有截然的界限。

  非也,宋人不但写唐诗且颇有名篇,同样的现代人也有名篇,如毛诗词。只是文学发展了,写作方式多了些而已,长句运用多了些而已。这是文学发展的一个明显规律:三字经到骈文到诗再到词、曲、白话文、现代文,总的来说只是为了肚子里没东西的人也能写点日记啥的

  愤愤仅是从字面曲解了含义,这句话从本意思来讲是指宋人写唐诗不套用唐人的形式,元人写宋词不套用宋人的形式,推陈出新、继承发扬、但学精髓。唐诗宋词名家如星辰浩繁,妙句彩句一般人能想到的都已用完,如果不加入时代元素对前人很难突破,陷入邯郸学步、鹦鹉学舌的困境。有时候就算写的再好也不免落得古人词句的痕迹。漏见啊!